网站内页通用LOGO

沿江省份代表提出四大焦点 为长江保护把脉出方

发布时间:2019-03-19 作者:admin
近日,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在两会记者会上表示,经过两年的时间,长江沿线县级以上城市饮水水源地一共1474个,存在的问题基本上都得到了整治,完成率达到99.9%。黑臭水体的整治到目前为止,长江沿线省会以上城市的12家黑臭水体整治已经超过了90%,其他地级城市现在也在积极推进过程中。

“但我们必须要说,长江当下在生态环境保护方面存在的问题很多,面临的挑战还是很大。去年8月到11月,生态环境部会同相关方面组织到11个省市40多个地市进行了暗查、暗访、暗拍,发现了不少问题,统计下来有160多个。这些问题说实在的触目惊心,让人警醒,充分说明我们长江确实如习近平总书记讲的‘长江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对于2019年的工作,李干杰说,除了继续进行饮水水源地的保护、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开展“绿盾”相关行动,以及进一步排查和整治沿江的固体废弃物问题外,还将进行四项新的工作。

“一是劣Ⅴ类水体专项整治,长江整个流域540个国控点,还有12个是劣Ⅴ类水体,我们要把这12个当成重点来推动进行整治,二是入江、入河排污口的排查整治,三是‘三磷污染’的专项整治,‘三磷’指的是磷矿、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库,这个对长江的污染影响也是比较大的,四是11个省市的省级以上工业园区污水处理设施的专项整治。”李干杰说。

记者了解到,我国先后制定了《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和《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为长江保护提供了基础和指南。

焦点一

小水电整治

先建的小水电存在补偿问题

去年底,水利部、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国家能源局4部委发布关于开展长江经济带小水电清理整改工作的意见,要求限期退出涉及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或缓冲区、严重破坏生态环境的违规水电站,全面整改审批手续不全、影响生态环境的水电站,2020年底前完成清理整改。

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于会文介绍,四川省政府2016年专门发文,“十三五”期间四川装机在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一个都不能再批了,目前四川不符合法律法规及政策要求的小水电都已经停了下来,正在逐一制定措施解决。

而地处珠江和长江流域分水岭的黔南地区,小水电整治也基本完成。全国人大代表、黔南州长吴胜华介绍,黔南历史上曾经有一些小水电,不符合规范的现在都已经整治。

“历史上已经上马的小水电分好多种情况,也非常复杂,有的是保护区建立之前就有了,有的是保护区建立之后建的小水电批准了,没按照环保要求做,还有的是批建不符。去年以来,我们结合国家绿盾2018行动进行了认真的梳理。”于会文说。

在整治小水电的过程中,也遇到一些问题。“比如先建小水电、后建保护区,这些小水电拆了之后还有一个补偿的问题。目前的小水电停了对整个生态环境的破坏已经有效遏制了,下一步就是要考虑怎么把‘后遗症’解决好。”于会文说。

焦点二

磷石膏库、磷化工企业

每一堆磷石膏都需要特定处理

“三磷”整治是李干杰提出今年要重点整治的问题,“三磷”指的是磷矿、磷化工企业、磷石膏库,磷石膏主要用途是生产农药的草甘膦,还有化肥,磷酸等等。

四川以德阳为主,有很多磷石膏厂,超过四千万吨。于会文说,“每一堆的磷石膏含量不一样,所处的地理位置不一样,所以我们组织专家‘’一堆一策,现在应该说是整治得非常好,得到了生态环境部的充分肯定,专门在德阳召开整治工作现场会。”

“三磷”治理是长江沿江多个省份面临的问题。

来自湖北的全国人大代表胡为义也提交了相关建议,他提到,钟祥市磷化工产业发展已有60余年,48家沿江(汉江)化工企业工业增加值和工业税收几乎都占全市三分之一。

湖北已经出台了《沿江化工企业关改搬转工作方案》,每年拿出2亿元专项资金用于支持关改搬迁工作,并确定对沿江有化工企业整治任务的市县在安排地方债券时予以倾斜。胡为义还是建议沿江化工企业环境整治要与化工产业转型升级统筹考虑,尽快明确对企业关改搬迁的扶持标准,让企业吃定心丸,同时要加大对重点企业、重点创新性示范性项目的重点扶持力度。

焦点三

农村面源污染

建议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今年提交了关于加大国家对长江上游地区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投入的建议。他在报告中提到这样一组数据,每年全国畜禽养殖产生粪污约为38亿吨,长江上游地区约10亿吨,目前国家支持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在长江上游地区不足10个。

去年底,生态环境部、农业农村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加快推进长江经济带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指导意见》,意见也给出了时间:到 2020 年,农业农村面源污染得到有效治理。同时要求,畜禽粪污综合利用率提高到 75%以上,规模养殖场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提高到 95%以上,大型养殖场2019年底前达到100%。

曹清尧的建议中,就提出将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整县推进项目在长江上游区县实现全覆盖。同时,加大对长江上游地区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科技研发的投入。做好有机肥加工和农田施用消纳的设备的研究应用和推广,研究集成一批控源减排、清洁生产、高效堆肥、沼液沼渣综合利用等先进技术,提高新技术的推广效率。

于会文也谈到了四川在农村面源污染的整治工作。他表示,四川还是农业大省,禁养区、非禁养区、规模以上养殖要分类进行整治。

“目前禁养区里面的,我们基本都取缔了。有些在非禁养区里面的散户养殖,基本上没有环保措施,所以这两年我们还是要加大力度,把化肥农药和畜禽粪污的问题解决好。”于会文说。

焦点四
 

水源地保护

建议实行长江上中下游水质交接责任制

全国人大代表、 江西财大贸易与环境研究中心教授李秀香表示,长江饮用水源地保护压力巨大。长江流域水体富营养化现象依然严重,水环境污染严重。长江经济带饮用水源保护区内仍有多个环境违法问题未完成整治。她建议,对长江水资源保护实行终身责任追究制,实行长江上中下游水质交接责任制。

来自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复旦大学教授丁光宏也表现出对长江沿线饮用水源的担忧。他认为,目前来看,长江流域下游最为重要的两处相近饮用水源地,金泽水库水源地和淀山湖存在不容忽视的安全隐患。其中,淀山湖区域入河排污口排污总量大,目前淀山湖上游区域共有规模以上排污口14个。他的建议是在太浦河水资源保护协作机制基础上,进一步推进边界地区建立跨省突发水污染事件联防联控机制。

作为长江上游,四川省也在为护好群众“水缸子”而努力。

于会文说,四川居民饮用水大多是沿江沿河取水,工业企业也大多是沿江布局的,工业的排放和人民群众饮用水水源的取水点犬牙交错。

“所以,我们加强饮用水水源地水质的保护,从前端控制,去年对全省137个县级饮用水水源地的249个问题,逐一销号,有些问题解决起来要投入几个亿的,拿出真金白银,啃硬骨头,坚决把问题整治到位,还有前年我们把地级以上饮用水水源的41个问题也都全部整治完成。 今年我们还要围绕着乡镇级集中饮用水水源开展‘千人万吨’(饮水超过一千人或超过每日取水一万吨)的整治。”

于会文说,四川将确保“一江清水浩荡东流”,让长江下游的10个省份喝上干净水。

上一篇:中环水务:共抓长江大保护,实现跨越式发展
下一篇:长江生态保护应探索多元治理机制